“唯”和“惟”的区别是什么?

“唯”和“惟”是同源字,还有“维”,都来自“隹”。被造出来的顺序大约是隹——唯——惟和维。

一,甲骨文中有“隹”字,其与“鸟”本为一字,作偏旁时,从隹和从鸟实同。隹的本意,按照许慎的解释,是“鸟之短尾总名”,隹应在鸟字之后出现。出现了干嘛呢?在“续三.一0.二”、“乙五四0八”等甲骨中,已经作为“语词”之用——文言虚字。

二,甲骨文中也有了“唯”字,当在“隹”字之后。徐中舒先生解读甲骨中“唯”字的含义——一是与隹相同的语词——文言虚字,见“前五.三九.八”之甲骨;二是人名,见“甲三一一二”等三块甲骨。罗振玉先生说,唯与“隹同为一字,古金文亦然”。西周毛公鼎、昌鼎的“唯”字,皆与甲骨文同。隹和唯都是文言虚字,后造“唯”字,显然是为了与“短尾鸟之总名”的隹相区别——“唯”没有“短尾鸟总名”之含义,但从隹那里分离出了语词的作用。

三,“惟”和“维”,应是西周出现的新字,它俩,也从自己的“字根”隹那里承继了语词——文言虚字的作用。所以,唯、惟、维,在这一点上可以互换互借。徐中舒先生说:“用为语词之唯,典籍作惟、维。”《诗经》里作语词的,皆用维;《论语》皆用唯;《古文尚书》皆用惟;《今文尚书》皆用维。汉石经残字可以印证这种不同。当然,以上典籍里不管是用唯、惟,还是维,都是语词——文言虚字,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四,不过,古人也鬼的很——他们才不会没事吃饱了撑的新造一大堆字,只还是赋予原有的意义——肯定是为了让新造之字表达新的含义,唯、维、维的语词作用,不过是“胎里带”的原有含义而已,以表示它们和隹字的“血肉联系”。

五,“唯”,许慎《说文》的解释是:“诺也”——应答;《礼.曲礼》:“必慎唯诺”——恭恭敬敬地应答;《诗.齐风》:“其鱼唯唯”,《笺》注说:“唯唯,形相随顺之貌”——鱼不能应答,就老老实实跟着。“唯唯喏喏”一词,是综合了这个恭敬应答和顺从跟随的含意。此外,唯还有了“独”的含义。南朝《玉篇》说:“唯,独也。”《易.乾卦》:“其唯圣人乎”。《诗.小雅》:“唯酒食是议”。后来的“唯一”是“独”的含义。但是,可以看出,这个含义,是从语词——文言虚字引申而来的。

六,“惟”,许慎《说文》说:“凡思也。”段玉裁对此的解释是,扬雄的《方言》一书里说到了几种“思”——虑,谋私也;愿,欲思也;念,常思也;怀,念思也(由此可知为何有怀念一词);想,冀思也。段氏说,许慎所说的“凡思”命理,是“浮泛之思”,就是说,可能把扬雄说的那几种“思”都包括在内了。《玉篇》说,惟“有也,为也,谋也,伊也”——谋也,指的是许慎所说的含义;有也、为也,是从语词引申而来的含义,要看在句子里的具体应用,“惟妙惟肖”中的“惟”,解释成“有”或“为”均可,有和为也有独的含义;伊,还是语词,相当于“那”的含义。

七,“维”,许慎《说文》的解释是:“车盖维也”——车顶之盖所以固定。他的这个解释,不如《诗.小雅》明确——系之维之。《传》的注解是:“维,系也。”段玉裁说,凡相系者,曰维。既然是“糹”作为部首,肯定和编织捆绑等等相关。《周礼.夏官.大司马》云:“以维邦国”。《注》曰:“维,犹连结也。”但又进一步引申为绳索之“纲”;再进一步引申为“延伸”、“边界”,如“维度”。

八,隹是字根,由此新造了唯、惟和维,还有其他字,如帷踓蜼琟等等。唯、惟、维,都继承了隹作为语词的作用;同时又都有了如上的新意。但在使用中,相互假借的情况仍然多见,特别是唯和惟这两个字,比如,《论语》说: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后世很多便写作“惟此为大”。“维”除了在语词上和唯、惟混用,其他虽也有,但较少。唯和惟,就相对较多了。

汉字中,成组、成串造出来新字是一种规律。唯惟维是这样,还比如载载裁哉、迎逢逆等等也是这样。这样一组组的字,一是同源;二是相互间含义或多或少相连。训诂学中命理,靠这种寻源的办法解释字意,搞清汉字发展路径。怎么区别唯和惟这样的字意呢?一是越往本意靠近,二者之意越相近,第二第三个含义才逐渐有区别;二是可能用得上约定俗成的规则,就是只要古人用过的,基本都不错——因为他们离造字之初更近。

“唯”和“惟”的区别是什么?: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