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陆放翁诗歌时感觉有很多重复的诗句,他的诗到底有哪些重复表现?又为何会出现重复?

我是唐宋八大碗,我来回答。

陆游雕像

南宋爱国诗人陆游(陆放翁)曾在《小饮梅花下作》中言称“六十年间万首诗”,同一个人作了体量如此之大的诗篇(现存9300余首),可想而知,我们诵读时遇到重复诗句的概率自然会大。

先回答第一个问题。综合而论,陆游诗章重复表现,主要有:立意构思的雷同,词句意象的重复,典故的重复三种。

01 立意构思的雷同

作为爱国主义诗人,陆游渴望胜利,不断地呕歌着,憧憬着,甚至在诗歌里分享、品味着收复中原,打败女真的喜悦。于是,在诗歌的构思上就形成“出征+胜利”的模式。

如《五月十一日夜且半梦从大驾亲征尽复汉唐故地》诗,即是“熊罴百万从蛮驾”的出征和“排仗行宫宣大赦”的欢庆胜利的结合。

这类作品还有《中夜闻大雷雨》,《出塞曲》,《军中杂歌》,《将军行》等。在这类构思雷同的诗篇中,甚至连叙写胜利的轻松愉快、唾手易得的诗句都呈现出惊人的相似。

如“天声一震胡已亡,捷书奕奕如飞电”,“偏师缚可汗,倾城观受俘”,“黄头女真被褫魄,面缚军门争请死”,“檄书才下降书至,不用儿郎打女真”,“昼飞羽檄下列城,夜脱貂裘抚降将”,“腥躁窟穴一洗空,太行北岳原无恙”等。

其中描写的,敌军见檄而降,闻声而亡,面缚军门,被魂夺魄,哪里是战争,而分明是一首首胜利的赞歌。

这种构思的雷同不仅大量表现在渴望与幻想胜利的诗篇中,而且出现在情绪热烈亢奋地回忆南郑从军与叹老嗟悲、报国无门的哀怨组合而成的诗章中。

陆游在军旅生活结束不久,便长期离开政坛。晚年被闲置不用的时间毕竟太久了,这种马放南山的寂寞生活使他难以忍受。

于是,在回忆的兴奋与现实的冷漠中,他不停地宣泄着这亢奋与哀怨交错的情感。于是乎,“回忆+现实”,或者说“亢奋+哀怨”的诗章层见迭出,大量雷同。其中有:

《闻虏乱有感》的“有时登高望鄠杜,悲歌仰天泪如雨。”;

《蒸暑思梁州述怀》的“两年剑南走尘土,肺热烦促无时平。”;

《风顺舟行甚疾戏书》的“壮士春芜卧白骨,老夫晨镜悲华颠。”‘’

《冬夜闻雁》的“军中罢战壮士闲,细草平郊恣驰逐。”

《闻蝉思郑》的“人生岂易料,蹭蹬十年後,蝉声怳如昔,而我已白首。”

《独酌有怀南郑》“白首功名元未晚,笑人四十叹头颅。”;

《追忆征西幕中旧事》“收身死向农桑社,何止明明两世人。”

这些都是这一模式的诗作,当然这类诗作还有不少,这里不再一一列举。

02 词句意象的重复

陆游诗作中,词句意象重复者数量不少,我按照意象做如下分类:

匣中宝剑《长歌行》:国仇未报壮士老,匣中宝剑夜有声。

《秋兴叹》:窗间残灯暗欲灭,匣中孤剑铿有声。

《感秋》:匣中宝剑作雷吼,神物那得始摧藏。

《宝剑吟》:一匣有余地,胡为鸣不平?

壶浆《忆昔》:忆昔从容出渭滨,壶浆马首泣遗民。

《观运粮图》:壶浆箪食满道旁,刍粟岂复烦车箱。

《追忆征西幕中旧事》:不论夹道壶浆满,洛笋河妨次第来。

《书事》:想吴中父老望王师,见壶浆满路时。河洛(即黄河与洛阳)《婺州宅极目亭》:莫倚阑干西北角,即今河洛尚胡尘。

《夜读了翁遗文有感》:当日公卿笑迂阔,即今河洛污腥擅。

《卯饮醉卧枕上有赋》:群胡满河洛,志士若为情。

《感愤秋夜作》:荣河温洛不可见梅花易数,青海玉关安在哉?

《送王成之给事》:荣河温洛久胡尘,此段功名勿多让。

《雨夜叹》:开元贞观事虽问,温洛荣河尘未清。

《客去追忆坐间所言》:建隆乾德开王业,温洛荣河厌虏尘。

古战场《鹅湖夜坐抒怀》:我亦思报国,梦绕古战场。

《秋思》:壮心自笑何时豁,梦绕祁连古战场。

《秋思》慨然此夕江湖梦,犹绕天山古战场。

《新年》稽山剡曲虽堪乐,终忆祁连古战场。列圣(即历代帝王)《闻武均州报已复西京》:天意宁知一日回,列圣仁恩深雨露。

《秋思》之四:中原形胜关河在,列圣犹勤德泽深。

《遣兴》:列圣仁恩深思露,两宫宫阙尚丘墟。

天河(即银河)《八月二十二日嘉州大阅》:草间鼠辈何劳磔,要挽天河洗洛嵩。

《夏夜大醉醒后有感》:欲倾天上河汉水,净洗关中胡虏尘。

《秋雨叹》:霜风初高鹰华击,天河下洗烟尘清。

《禹祠》:直令挽天河,未濯腥膻污。

《书意》:帝令煌煌敕百神,方倾天汉洗胡尘。

《送辛幼安殿撰造朝》:天山挂旆或少须,先挽银河洗篙华。03 典故的重复使用

用典是我国诗歌常用的表现手法之一。典故以其本身包含的较多的内容,可以增加诗歌的内涵和深度,给读者以较多的联想。

陆游学识渊博,才华横溢,他的诗章的用典,从孤立的一首诗来看,大都贴切恰当;而从爱国诗章的整体来看,同一类型的典故,甚至同样的典故,出现的频率太高,造成了典故的泛滥。现在

列举若干如下:

新亭对泣:典出《世说新语·言语》,后用来指对沦陷国土的怀恋。《夜泊水村》:老子犹堪绝大漠,诸君何故泣新亭?

《夜登千峰榭》:度马大现非无策,收泣新亭要有人。

《初寒病中有感》:新亭对泣犹稀见,况觅夷吾一辈人。

《追感往事》之四:不望夷吾出江左,新亭对泣亦无人。

《观诸将除书》:得官若使皆齐虏,对泣何疑放楚囚。

《闻虏乱次前辈韵》:后生志抚薄,谁办新亭哭?

出师表:典出诸葛亮《出师表》,意在劝勉圣上广开言路、严明赏罚、亲贤远佞,收复故土《病起抒怀》:出师一表通古今,夜半挑灯更细看。

《游诸葛武侯书台》:出师一表千载无,远比管乐盖有余。

《书愤》: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

《七十二岁吟》:渭滨星霣逾千载,一表何人继出师。

《感旧》:尘埃出师表,草棘定军山。老骥伏枥:典出曹操《步出夏门行》诗,比喻人虽然年老,但仍有雄心壮志《闻虏乱有感》:羞为老骥伏枥死,宁作枯鱼过河泣。

《古意》:伏枥岂不安?老骥终悲鸣。

《书怀》:催颓已作骥伏沥,留滞敢为船逆风。

《松骥行》:骥行千里亦何得,垂首伏橱终自伤。

《秋夕》:栈边老骥心安在?爨下残桐尾半焦。

《感旧》:绵州吊海棕,蹉跎悲枥骥。马革裹尸:典出《后汉书·马援传》,表示他愿为国作战,决心为国捐躯的意志《猎罢夜饮示独孤生》:报国虽思包马革,爱身未忍价羊皮。

《陇头水》裹尸马革固其常,岂若妇女不下堂。

《秋夜遣怀》:玉关曾誓马革裹,沧海岂忧鱼腹葬。铜驼荆棘:典出《晋书·索靖传》,形容国土沦陷后残破的景象《先主庙次唐贞元张俨诗韵》:洛阳化为尘,棘生铜驼没。

《偶得石室酒独饮醉卧觉而有作》:未闻含桃荐宗庙,至今铜驼没荆棘。

《步虚》:铜驼卧深棘,使我恻怆多。

《纵笔》:云隔江淮翔翠凤,露沾荆棘没铜驼。

《秋夜有感》中原何时定,铜驼卧荆棘。

《书事》:扫尽烟尘归铁马,剪空荆棘出铜驼。

《醉题》:只愁又踏关河路,荆棘铜驼使我悲。

《春晴》:自笑此生余几许,铜驼荆棘尚关情。

《浮世》:青鸟云外来,铜驼卧棘中。勒铭:典出《后汉书·窦宪传》梅花易数,意即刻石碑记载战功《夜行宿湖夫寺》:泅滨乐石应如旧,谁勒中原第一功?

《夜观秦蜀地图》:何当勒铭记北伐,更拟草奏祈东封。

《塞上》:不应幕府无班固,早晚燕然刻颂诗。

《秋郊有怀》:勒名燕然石,千载镇胡儿。

《题郭太尉金州第中至喜堂》:公心虽尔天未可,终倚北伐铭燕然。

除了上引诸典,它如“汗血马”(典出《史记·乐书》)、“赤县神州”(典出《史记·孟子荀卿列传》即中国,又名神州、九州)、“楚三户”(典出《史记·项羽本纪》的“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也在其诗歌中大量出现。

现在回答第二个问题,造成这种重复现象的原因主要有如下4个:

1、自爱其句,多次使用;

2、作诗太多,无暇持择;

3、凑用完篇,不及改换;

4、感情宣泻,毫无节制。

自爱其句,反复珍用

清人马星翼《东泉诗话》中言道:

“诗人有好句,每自用之,……陆放翁诗:‘不堪酒渴兼消渴,起听江声杂雨声。’‘因思世事悲身事,更听风声杂雨声。’又‘花藏密叶多时在,莺占高枝尽日啼。’‘花藏密叶多时在,风动疏帘特地凉。’此类皆自爱其句,因而重之。”

诗家每有佳句,自会珍重,有意无意之间,都可能三用之而后快,这自然会造成一些重复之章。

作诗太多,无暇持择

陆游平生作诗太多。他在《夜吟》中自言:“六十余年妄学诗,工夫深处独心知。”诗人在此二句下自注:

“余自年十七、八学作诗,得万篇。”

他在《自咏》诗中也自称“六十年间万首诗”,可见其作诗之多。所以,清人沈德潜谈及陆游七律诗何以被朱彝尊“摘其雷同之句,多至四十余联”时说道:

“诗篇太多,不暇持择也。”(见《说诗昨语》)凑用完篇,不及改换

清人赵翼《瓯北诗话》中说:

“放翁万首诗,遣词用事,少有重复者,唯晚年家居,写乡村景物,或有见于此又见于彼者。《老境》云:‘智士固知穷有命,达人原谓死为归。’《寓叹》又云:‘达士共知生是赘,占人尝渭死为归。’《晨起》云:‘大事岂堪重破坏,穷人难与共功名。’《客思》又云:‘壮士有心悲老大,穷人无路共功名。’《夜坐》云‘风生云尽散,天阔月徐行。’《夜坐》又一首云:‘湖平波不起,天阔月徐行。’《冬夜》云:‘残灯无焰穴鼠出,稿叶有声村犬行。’……此则未免太复,盖一时凑用完篇,不及改换耳。”

赵氏所说的,意思即,陆游由于凑篇数,求数量,来不及细细推究,一些现成诗句,反复使用,自然造成雷同。

感情宣泻,毫无节制

陆游诗章的显著特质是爱国激情的恣流横溢,这种激情的基础是源于儒学精神的忧患意识。

作为南宋一代饱受儒家文化濡染的知识者,“尊王攘夷”、“华夷之辨”、“天王正统”等春秋大义,成为陆游思想中的有机组成部分。

这种忧患意识和使命感与南宋国家分裂、民族受辱的现实剧烈碰撞,终于产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能量。

诗歌就如同血液之于人体一样宝贵。如果把自己在现实中用痛苦和生命换来的感受一次次发为欢呼、倾诉,那就如同毫无节制地从感情的库存中不停地释放与宣泄。

如果没有新的储备输入感情库中,这种宣泄必然导制感情储备的匾乏和枯竭。而表达某一类感情只能用与之相关的某一类典故,毫无节制地宣泄,其结果只能是某一类典故的反复出现。

当然,即便陆游的诗歌有诸多重复之处,单他和他的诗将永远是中华民族民族文化长河中的一座丰碑。

回答完毕。

读陆放翁诗歌时感觉有很多重复的诗句,他的诗到底有哪些重复表现?又为何会出现重复?: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