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周游列国,一共去过多少个国家?

本来不想回答这种简单问题,但是看到这种二货鬼谷子之流的民哲逗比,就忍不住想说上几句话。

孔子周游列国,始于齐人送女乐于季氏和鲁君。强大的齐国为何要送女乐良马到他们常常欺负的鲁国?因为孔子相鲁,施政不久,诸多诸侯国就纷纷效法孔子的改革,齐国惧怕鲁国强大先灭掉齐国,便出此下策。另一个原因,在于早先的夹谷之盟中,孔子不费一兵一卒让强齐归还了侵占的鲁国领土,又让齐君在原本占据优势的会盟中尊严丧失殆尽,春秋末期虽然礼坏乐崩,却礼乐犹存,而不像战国那样。所以齐君回去之后对晏子等人极为恼怒,却被大臣劝说,不得不归还了鲁国的土地。

在当时鬼谷子,不识礼乐对于国君和大夫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至少和战国很不同,譬如南宫敬叔的父亲本是鲁国三桓之一,早年就因为礼乐而遭人耻笑,以致于记挂至死都觉得羞耻难当,因为这会成为上层社会的笑柄,很被人瞧不起——脸皮极后没有耻感的人除外。当时的孔子还很年轻,不过是庶人,到后来阳虎见四十七岁的孔子时,孔子仍旧是庶民,但就是这个庶民,能让鲁君亲自赠送鲤鱼,让三桓之一真正掌握鲁国部分大权的孟氏跟孩子们说临终之言时称孔子将来必为圣人,甚至把孩子托付给了孔子做学生,能让最后真正掌握实权的鲁国最有实力者——阳虎,屡次三番希望孔子为自己出仕做事。所以,说孔子混得不好,那就是不读书光动嘴皮子的二货而已。

就是这种民哲太多,才导致了一群人胡扯什么存在鬼谷子,我所见过的这群民哲,都是挺傻的

孔子本身隐居鲁而不仕,但四十多岁时,阳虎说动了孔子出仕,之后,孔子官职不断升高,短短几年,就达到了一个庶人所能执掌的权力巅峰。如果不是废三桓起了冲突,加上齐国的阴谋鬼谷子,孔子不可能离开鲁国,而鲁国,也一定会强大起来。因为,当时的齐国已经认为孔子是圣人了,鲁国的经济政治断狱实力显著提升,甚至是一些习俗仪则法规政令,都成为诸侯国模仿的对象。

孔子在齐、楚、卫,得到的薪水是鲁国三桓上、中、下里中大夫的待遇,一个庶人,最后却能得到当时还不存在社会阶层流动性情况之下的世袭制中大夫的世卿大夫的俸禄,这能说混得不好?就算在我们现代社会里,你一个普通人要得到这样的地位,谁敢说容易?在楚,楚君本愿意封给孔子土地,结果子西比较了孔子以及弟子同楚国君臣的能力,楚王这才发现孔子若有土地,楚国的利益就不保,最后只得作罢。孔子离开齐和楚,都是因为只有俸禄而不做事,如果孔子是小人,那么他完全可以拿着高薪阿谀奉承,和权臣大夫搞好关系,安享晚年。在卫同样如此,卫灵公本身极好色,出行时,虽然他和南子在前,但紧接着便是鲁国人孔子而非卫国权臣,这能说他完全不尊重孔子?显然不能。

我们现在还知道,楚国还有个小官,以及一个国家的史官,还有将军文子,都在孔子活着的时候说孔子是圣人,可见,无论当时的权臣大夫,还是一些具备学养的小官员,都对孔子赞誉极高了。

所谓的丧家之犬(不是丧家犬),也不是直接辱骂为狗进行攻击,而是在说犹如主人死,忙于丧事的家人们没有顾及到自己家的狗。这是一种比喻,比喻是什么,难道小学时候都没学过?苏格拉底还自比过猎犬,庄子自比过蝴蝶。言说者把上古圣王们的形体全都赋予了孔子,在那个形体也被认为和圣人极其相关的年代里,这显然就是极尽赞誉之所能了——孔子像的不是一个圣王,而是众多圣王。主人之死,恰恰象征着礼坏乐崩时代的来临,说丧,表明说者对当时的时代评价极低,在言说者的心里,礼乐可谓已经死去。犬本是守家护主的,礼乐在春秋时代是道,这从大量出土的西周东周铭文就能看出来重要性,但道丧,导致那些原本是天子宗族的诸侯们无暇顾及守护道的孔子。所以,孔子才笑着回答说形状虽不同,然丧家之狗然哉。

孔子周游列国,一共去过多少个国家?: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