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是一个普通人呢,还是鬼谷门派的的首领或墨家的巨子呢?

文化的理想国,有温度的历史,有态度的写作。感谢您的关注!

鬼谷子是我国历史上一位充满神秘色彩的著名人物,先秦时代的许多风云人物如孙膑、庞涓、苏秦、张仪等,都能同他扯上关系。流传至今的《鬼谷子》一书相传即为鬼谷子所述作,而与鬼谷子隐居密切相关的鬼谷,更是遍布全国的许多地方,几乎每处都有关于鬼谷子的各种传说及文化遗迹,这就使其人、其书、其隐居地均成了千古之谜。

首先,笔者认为鬼谷子确有其人,汉代著名的历史学家司马迁等对他均有非常明确的记载和评价。《史记·苏秦列传》日:“苏秦者,东周雒阳人也,东事师于齐,而习之于鬼谷先生。”《史记·张仪列传》亦云:“张仪者,魏人也。始尝与苏秦俱事鬼谷先生。”西汉末扬雄的《法言·渊骞篇》也记有:“仪、秦学乎鬼谷术,而习乎纵横言。”东汉王充的《论衡·明雩篇》则记述:“苏秦张仪,悲说坑中,鬼谷先生,泣下沾襟。”汉代以后,对鬼谷子的评论更是不胜牧举。虽然也有一些人发出了质疑之声,但是他们都没有提出足以否定其人其事存在的可靠证据。鬼谷子不仅是苏秦、张仪的老师,而且同先秦兵家学派渊源很深,《尚友录》说:“孙膑与庞涓俱学兵法于鬼谷。”《汉书·艺文志》在“兵阴阳家”类下注有“鬼容区”。颜师古注:“即鬼臾区也。”王应麟认为:“《史记·封禅书》有鬼臾区,号大鸿。‘容’、‘臾’音近,杨用修以为即鬼谷。”

其次,笔者认为不宜将《鬼谷子》简单地视为伪书。唐代张守节《史记正义》记载,最早正式著录《鬼谷子》的是南朝梁人阮孝绪的《七录》,后《隋书·经籍志》等均有著录。只是因为《汉书·艺文志》中没有正式著录该书(这其中还存在前面所说“鬼容”即“鬼谷”的可能性),使得《鬼谷子》的真伪问题一直众说纷纭、争论不休。事实上,《鬼谷子》中的许多言论在汉代已广为流传,司马迁、刘向、班固、扬雄等人的作品中都有对《鬼谷子》内容的直接引用。而且今本《鬼谷子》中的《符言》一篇与《管子·九守篇》基本相同。金德建先生的《述作考》(《管子学刊)1988年1期)就指出今本《鬼谷子》非伪,苏秦所收罗的文献,必定是鬼谷先生所遗留而传下来无疑。综合上述线索鬼谷子,笔者认为今本《鬼谷子》一书鬼谷子,虽不能排除在流传过程中经过了后人的某些增衍发挥,但它基本上反映了战国时人鬼谷子的思想特点,仍可判定其为先秦古籍。近年有人甚至直接将它作为“鬼谷子兵法”出版,这种说法虽因论证尚不坚实而未被学术界普遍接受,但是如果没有战场上刀光剑影的严酷考验,如果没有经过长期戎马生活的冼礼,如果没有对战争问题的深入研究,是不可能写出像《鬼谷子》这样充满智谋权术、奇思妙想的著作的。后人将它划入纵横家类,不是没有道理,但纵横家和他们的作品,也都是来源于战国这个战争频仍的特殊历史时代,都与当时的军事战争及兵家有着千丝万缕、不可分割的联系,因此我们认为,《鬼谷子》的内容受到过兵家文化的影响,该书与先秦兵家的关系是不能轻易否定的。

以前,有某些论者对鬼谷子其人、《鬼谷子》其书以及各处关于鬼谷子隐居的传说和历史遗迹一律持怀疑甚至全盘否定的态度,笔者认为这很值得商讨。关于古书的真伪及其述作者问题,应当特别慎重地对待。而对于各处与鬼谷子隐居有关的历史传说和文物遗迹,也应拨开层层迷雾,予以实事求是地认真考辨。言有易,言无难,各处关于鬼谷子的历史传说、文物遗迹之所以产生并存在至今,必定有其特殊的原因,实际上也与鬼谷子其人和《鬼谷子》其书的研究具有某种层次的内在联系,可以通过比较研究产生互补作用。在各处关于鬼谷子隐居的历史记载及文物遗存中,只要能有任何一处被证明是有历史根据的,就应肯定其价值;即使有许多处都最终被证明是后人伪托的,也不能排除另有历史真迹存在的可能性。

文化的理想国,有温度的历史,有态度的写作。感谢您的关注!

鬼谷子是一个普通人呢,还是鬼谷门派的的首领或墨家的巨子呢?: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